Good News Online
  首頁 » 文章目录 » 與神親近 » 《渴慕神》-陶恕 著 » |  空中主日學  |  網上讀經  | 聖經地圖  |  研經課程 |  舊約概論 |  新約概論
文章分類
更多
基要真理 (10)
重生真義 (6)
初信造就 (5)
門徒裝備-> (33)
牧者分享-> (14)
與神親近-> (11)
  <<渴慕神>>-序 (1)
  《渴慕神》-陶恕 著 (10)
讀經園地-> (3)
人間天路 (6)
人生尋覓-> (22)
生死之間 (12)
異端分辨 (4)
苦難祝福-> (5)
嚴光分享-> (44)
見證分享-> (24)
語系
更多
tchinese schinese
新加入文章
更多
 
文章搜尋

進階文章搜尋

Free Classfied listing
信徒服務
更多
查經參考

荒漠甘泉

信仰對話錄

標杆人生

游子吟

團契生活

主日崇拜

站內公告

友情鏈接

聯絡我們
十. 分別爲聖的生活

10、分別爲聖的生活

     

“所以你們或吃或喝,無論作什麽,都要爲榮耀神而行。”(林前 10:31)
  

基督徒內心平安最大的攔阻,就是慣于把生活分爲兩部分:神聖的和世俗的。因爲這兩部分是分開的,而同時在道德上與靈性上是無法共存的,我們常從這一部分來回地跑到另一部分,如此就造成我們分裂而不統一的生活。   

我們的苦惱,是因爲要同時在兩個世界中生活:一個是屬靈的,另一個是屬自然的。從亞當後裔的地位來說,我們在地上過活,受肉體的限制,有人類所遺傳下來的軟弱和疾病,單是住在人群中,就要我們整年辛苦勞碌,用許多心思去注意和照顧這世界上的事情。和這些相對的,就是我們在靈裏面的生活,在這方面我們享受著一種高超的生活,爲神的兒女,得著屬天的地位,並且與基督有親密的交通。   

如此我們整個生活,分爲兩個獨立的部分。我們認識到兩類不同的事情。第一類事情我們做的時候會感覺到滿意,而且很有把握地知道,那些事情會討神的喜悅,這些就是神聖的事,通常是指禱告、讀經、唱贊美詩、參加禮拜,以及其他諸如此類發自信心的行動。這些事人都知道和這個世界並無直接的關系,而且若不是信心給我們指出另外有一個世界“不是人手所造,在天上永存的房屋”(林後 5:1),就沒有什麽意義可言。   

和這些神聖的事相對的,就是世俗的事,包括我們和亞當的兒女一同有分的一切生活動作,例如吃飯、睡覺工作、照顧身體,以及在這裏那裏所做的許多平凡無味的事。這些事我們做起來總是憎厭,心中疑懼不安,向神表示虧欠,因爲我們認爲太浪費時間與精力,我們會常常覺得不舒服,心中深深感到挫敗,于是對自己說,將來有一天來到,我們要脫去這屬地的軀殼,不再受這世界的事務纏累。   

這就是一向所謂神聖和世俗相對照的說法。大多數的基督徒,都陷在這種理論的圈套裏,無法滿意地調和這兩方面的要求。他們想在連接兩國度之間的一根繩子上行走,結果無論在哪一方面的平安都得不著,他們耗盡了精力,外表顯著狼狽,心中的喜樂也完全失去。   

我相信這種痛苦完全是不必要的,只會使人陷入進退維谷的境地,可是這個幽谷並非真實存在的。這乃是一種在誤會之下的産物而已。所謂聖事與俗務的分別,在新約聖經中並沒有根據,只要我們對基督教真理有較爲完全的理解,就能幫助我們脫離那種苦境。   

主耶稣基督自己就是我們最完全的榜樣,在他並沒有分開的生活,他在父神面前,從嬰孩一直活到在十字架上受死,沒有一點這樣的緊張。神悅納了他整個生活的奉獻,在他的行爲動作之中,沒有分別什麽是他自己的,什麽是天父的。他簡單地用一句話表明出來:“我常作他所喜悅的事。”(約 8:29)這是他在人群中活動的時候所說的。他顯得非常甯靜安閑,他所忍受的欺壓和痛苦,是由于他站在背負世人罪孽的地位的緣故。從來不是由于道德品性上的不穩定,或生活上的失調而起的。   

保羅的勸告,叫人凡事“都要爲榮耀神而行”,並不僅僅是一種敬虔生活的理想,乃是由聖靈啓示出來完整真理的一部分,我們應當看如神的話那樣,加以接受。這叫我們清楚的看到,我們可以在生活中每一個動作上歸榮耀給神,爲了恐怕我們不敢把每一樣事都包括在內,保羅特別提到“吃”和“喝”,這是我們和一切會滅亡的動物日常所行最普通的事,既然這樣普通的動作都可以榮耀神,我們就很難設想,還有什麽不能爲榮耀神而作的事了。   

在古時敬虔人士的著作中,那種僧侶修道式的對身體的憎惡,在聖經中是沒有根據的。聖經有勉勵人要樸實穩重的教訓,這是不錯的,但是從來沒有叫人假裝正經,或不正確地以某些事情爲可恥。新約記載我們的主,道成肉身披上一個真正的人類的身體,聖經對這一事認爲不須掩飾。他帶著肉身住在人群之中,卻從來沒有做過一次不神聖的事。他自己在肉身顯現,就除掉了人的肉身生來便不蒙神悅納的概念。神創造了我們的身體,我們決不會因爲對身體盡當有的本分,而招致神的惱怒。他不會把他手中的工作,看成他的恥辱。   

我們把身體的性能予以濫用,或戕傷,會叫我們覺得羞恥,就如犯罪或作出違反自然的行爲,那是一點都不能榮耀神的。每當人意念偏邪的時候,就失去了神爲人所造那良善無害天性,那時人所有的,只是已戕傷和朽壞的東西,那是決不能使創造者得榮耀的。   

在此我們設想一下,那種沒有濫用與戕傷身體的生活。一個已經悔改得了重生的基督徒,如果照他所明白的聖經,過著遵行神旨意的生活,他生活的每一個動作,都可以與禱告、受洗、領受聖餐等事情同樣地被視爲聖事。這並非把一切行爲動作降到一個死的標准,毋甯說乃是把每一個行爲動作,都提高到一個永活的國度,把整個生活變爲一個分別爲聖的生活。   

如果說聖禮是由于心被恩感而呈現于外面的表示,那麽我們即刻可以承認,以上的說法是可能的。我們一次把整個自己奉獻給神,便跟著在一切行動上表示那一次的奉獻。我們不必以我們的身體爲恥――這身體是扶持我們度過一生的工具――正如主耶稣不以他進入耶路撒冷所騎的驢駒感到恥辱一樣。“主要用他。”(太 21:3)這句話照樣可以適用于我們必死的身體。既是基督居住在我們裏面,我們就可以像那匹驢駒一樣,背負著榮耀的主到各處去,讓群衆高呼:“高高在上和散那。”(太 21:9)   

我們單單明白這個真理還是不夠。如果我們想要從神聖和世俗不調和的理論中求解脫,便須浸透在真理裏面,讓真理安定我們的思想。我們應當肯定地,實際地過著榮耀神的生活,對這個真理當加以默想,在禱告中常常把這個問題對神訴說,在人群中活動的時候,時常不忘記這個真理,我們就會覺得人生有一種特別的意義,舊時這種不調和的痛苦生活,會完全除去,現今的是一種滿有安息的、統一的生活。明白了我們的一切都屬于神,他悅納了我們的一切,沒有拒絕什麽,我們裏面的生活就趨于統一,每一件事情都成爲聖事。   

問題到這裏還沒有完全了結。傳統的習慣不會很容易的死掉,還需要加上理智的思想,和許多敬虔的禱告,才能從聖事與俗務的錯誤心理中完全釋放出來。普通的基督徒很難認定他日常的事務,可以做到像崇拜秩序那樣有意義,因著耶稣基督的緣故,可被神悅納。傳統中不調和的觀念,又會從他的腦子背後露出來,擾亂他心中的安甯。那古蛇魔鬼也不會就此甘心屈服,他會躲在車子中、桌子旁邊,或正在工場上,對一個基督徒說,他正在用一天中較好的時間做今世的事,而是用少許的時間去做敬拜神的事。若非特別予以留意,我們就會形成內心的矛盾,懼怕以及沈悶等等心理。   

要有強大的信心,才能應付這種困難。我們必須把一切的行爲動作都奉獻給神,相信他悅納了我們,然後堅決持這個地位,並且堅信每日、每夜、每時刻中的每一個動作,都是爲著神,在私禱的時候,不住的告訴神我們的每一個動作,都是爲了他的榮耀;在處理日常事務的時候,心靈中再不斷的有如此的默禱。讓我們實行把每一種工作,都當作祭司所辦的聖事,讓我們認定在一切平常的工作中,神都在那裏與我們同在。   

還有一種錯誤和以上所說的相類似,就是把神聖與世俗的觀念應用到地點上去。讀新約聖經的人竟然會相信這傳統的觀念,說某些地點比別的地點更神聖,這實在令人驚異。這種成熟流行是非常普遍,若有人試想與之對抗,就會陷入孤立的境地。這觀念如同染料一般,使信徒的思想染上了一層色彩,使他們戴上了有色眼鏡,別人無法揭露它的謬誤。這種道理縱然明明和新約的教導相反,卻在許多年代中被人傳講和唱頌,以及被視爲基督教信息的一部分,當然實際上並非如此。據我所知,有所看見而敢于把這種錯誤公布出來的,只有貴格派的信徒而已。   

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地四百年之久,被拜偶像的愚昧風俗所影響,最後神籍阒摩西的手把他們領出來,開始走向神所應許的美地,但他們已經把神聖的真正意念丟失了。爲要糾正這個弊端,神從底層開始作工,他自己住在雲柱和火柱中,到會幕立起來以後,他便居住在至聖所內火焰的榮耀中。神用無數事物教導以色列人聖潔與不聖潔的分別,所以他們有聖潔的日子,聖潔的器皿,和聖潔的衣服,又有潔淨的條例,獻祭牲的條例,和許多奉獻的條例等等,籍著這些律例,叫以色列學習明白:神是聖潔的。神所教導百姓的就是這個,他們所必須知道的,不是那些東西或地方的聖潔,乃是:神是聖潔的。   

到了時候滿足,基督就就成爲肉身顯現在世上。他立刻教訓人說:“你們聽見有吩咐古人的話說,……只是我告訴你們。”(參太5:21-22)舊約的時代已經成爲過去。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時,聖殿中的幔子從上到下裂開,至聖所的門向每一個憑著信心進去的人打開了。我們還記得基督所說的話:“時候將到,你們拜父,也不在這山上,也不在耶路撒冷,……時候將到,如今就是了,那真正拜父的,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,因爲父要這樣的人拜他。神是個靈,所以拜他的,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。”(約4:21-24)   

不久之後,保羅呼喊在基督裏的自由,並且宣告說,各種的肉類都是潔淨的,每一天都是聖日,一切的地方都是聖地,而且每一種動作都爲神所悅納。所謂時候與地點的分別爲聖,那一套啓蒙教育工具所發的微光,在心靈敬拜的旭日照射下,已經消逝無存了。   

教會初期用心靈崇拜的屬靈特質,因年代的久遠,漸漸地亦消失了。今日信徒按著人類墮落之後的自然律法的觀念,又把舊時的區分帶進教會來。教會開始遵守各種特別的日子、節期,有些地方被定爲具有特別神聖意義的。日子、地點,或人之間有了區別。所謂“聖禮”,起初是兩個,後來變成三個、四個,直到最後羅馬天主教得勢時,竟湊成了七個。   

請寬恕我如此說,我並沒有對任何一個基督徒懷有惡感。不論這道理怎樣被人誤解,我還要指出,羅馬天主教就是這種分別神聖與世俗錯誤理論的自然結果。它最大的危險,就是把宗教與生活完全分割。他們的教師企圖用許多注解與繁瑣的釋義,要叫人看不出這種弊病,但人的腦子對問題是有反應的,在現實生活裏,這種分割是彰彰明甚的。   

改教派、清教徒和神秘派的人士,想盡力把我們從這種捆綁中解救出來,但今天在保守派當中,又有回到這種捆綁的傾向。據說馬從失火的房中被帶出來之後,有時會因著馬性奇異的執拗,衝回去原來的房屋那裏,燒死在火焰中。由于這種固執,我們今天的基要派,又走向奴隸式的靈性生活。遵守日子和節期的事,在我們當中越來越顯著,所謂“大齋期”、“複活節的前周”等等,在福音派信徒口中,漸漸流行起來。我們不知道什麽時候才看見情形好轉過來。   

爲了使我的話說得更加清楚而不被誤會,我願意把我所討論的,就實際的含義作直接的介紹。以上我們強調每日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,都可以是分別爲聖的,但以下我還須說明,這道理也有容易被人誤解的地方。   

這不是說我們所作的每一件事都同樣重要,一個愛神的人一生中會有某些事作得比其他事更爲重要的。保羅的織帳棚,和他寫給羅馬人書的重要性並不相等,然而兩樣都是被神所悅納,並且都是真正事奉神的工作。當然領一個人歸向基督,比起栽種一個花園要重要得多,然而種花的工作,仍然可以和領人歸主一同列爲是聖潔的工作。   

人的功用不是個個一樣的,在基督的身體中,恩賜是有不同的。貝萊比利就他對于教會以及世界的貢獻而言,不能和路德和衛斯理相比,但是這個少得恩賜的弟兄,和那些多得恩賜的弟兄是一樣的聖潔,並且是同樣的蒙神悅納。   

我們不必以爲所謂“平信徒”者所做的平常的工作不及牧師所作的有價值。每一個照他蒙召時的工作安心守著本位的,他的工作就如同當牧師的同樣被分別爲聖。真正分別爲聖和世俗的,並不是看那個人所作的是什麽事,乃是看他作事的動機是否正確。動機決定一切。一個人先在心中尊主爲聖,就不會再作什麽庸俗的事情了。他所作的一切的事,因耶稣基督的緣故,都是美好而且被神所悅納。對于這樣的一個人,他的整個生活已經分別爲聖,全世界成爲他的聖所,他一生的生活變成祭司的職務。他存著這種心思去作事的時候,就是在日常的事務中,也會聽見撒拉弗的聲音說:“聖哉!聖哉!聖哉!萬軍之耶和華,他的榮光充滿全地。”(賽 6:3)
  

禱告: 主啊,我願完全信靠你,我願完全屬于你,我願高舉你在一切之上。我希望能體驗到除你以外,沒有別的是屬于我的。我要時刻體驗你的恩眷和同在,聽見你的聲音,我渴慕得著滿有安息的單純的心。我要在聖靈裏過著豐富的生活,使我的一切思想,如馨香的香氣,直升到你面前,我生活中的每一動作,都成爲事奉你的動作。爲此,我願以你古時候偉大義人的禱告作爲禱告:‘我懇求你,用厚恩潔淨我心中的意念,籍著你說不出的豐厚的恩賜,使我完全愛你,而且配得稱頌你。’我深深相信,你必因你兒子耶稣基督的功勞,應允我的祈求。阿們。

  

本文章收录日期:2011年十一月14日週一.
評價

版權所有 © 2003 Good News Online : 福音在線
Powered by Good News Onli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