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d News Online
  首頁 » 文章目录 » 與神親近 » 《渴慕神》-陶恕 著 » |  空中主日學  |  網上讀經  | 聖經地圖  |  研經課程 |  舊約概論 |  新約概論
文章分類
更多
基要真理 (10)
重生真義 (6)
初信造就 (5)
門徒裝備-> (33)
牧者分享-> (14)
與神親近-> (11)
  <<渴慕神>>-序 (1)
  《渴慕神》-陶恕 著 (10)
讀經園地-> (3)
人間天路 (6)
人生尋覓-> (22)
生死之間 (12)
異端分辨 (4)
苦難祝福-> (5)
嚴光分享-> (44)
見證分享-> (24)
語系
更多
tchinese schinese
新加入文章
更多
 
文章搜尋

進階文章搜尋

Free Classfied listing
信徒服務
更多
查經參考

荒漠甘泉

信仰對話錄

標杆人生

游子吟

團契生活

主日崇拜

站內公告

友情鏈接

聯絡我們
6、永恒不止的聲音

6、永恒不止的聲音

     

“太初有道,道與神同在,道就是神。”(約 1:1)
  

一個稍稍有思想的人,即便是沒有接受過基督教真理的教導,看到了以上一節經文,也會想約翰寫這句話,是要告訴人神的本性是會說話的(編者注:“道”字原文是“話”字),會把他的思想傳遞給別人的。這想法很對。“話語”乃是用以表明思想的一種媒介,這個詞語今用在永生神子的身上,使我們相信神是具有自我表過的本性的,並且神一直是對著他所創造的萬物,說出他自己,整部聖經都可以作爲憑據。神不斷地說話,不是已經說了話,而是神:“正在”說話。他的本性是繼續不斷表達他自己,他的聲音充滿著世界。   

我們所當注意的許多偉大東西,其中一樣就是神向他所創造的世界發出的聲音。宇宙起源說中,最簡單也是唯一能叫人滿意就是:“他說有,就有。”(詩 33:9) 自然界一切定律的因由,就是神在他所創造的萬物中所貫注活活的聲音,而這籍以形成諸天萬物的神的話,不能直指爲聖經,因爲這裏所指的並不是寫下來或印出來的話,乃是指神說進萬物的底顯示他心意的話。這神的話乃是神所吹的氣,它帶著活潑的潛力,充滿了這個宇宙。神的聲音乃是自然界中最有能力的東西,也是自然界中唯一力量,因爲一切自然界的能力所以存在,乃是由于神曾經發出那種滿有能力的話。   

聖經是寫下來的神的話,因它是寫下來的,所以受著寫作的必需品墨水、紙張、皮卷的限制和拘束。然而神的聲音永遠是活的,而且像神本身那樣,是非常自由的:“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,就是生命(約 6:63)就是存在于永恒不止的話中。聖經中神話所以有力量,只是因爲它和宇宙中神的話呼應。是存在著的聲音,使那寫下來的話語變成全能,不然的話,在聖經中那些話,只是死沈沈躺在書皮裏的東西而已。”   

我們想像神怎樣創造宇宙萬物時,常會用一種很低層面、很雛形的觀念來想,以爲神好象木匠那樣,與所需用的東西作物理上的接觸,切鋸、裝嵌、建造。但是,聖經告訴我們卻不是如此:“諸天籍耶和華的命而造,萬象籍他口中的氣而成。……因爲他說有,就有,命立,就立。”(詩33:6,9)“我們因著信,就知道諸世界是籍神的話造成的。”(希11:3)再一次我們必須記住,神在這裏所指的,不是寫出來的話,乃是指著他口中所出的不止息的聲音。他那充滿宇宙的聲音,就是在聖經以前成千百年,已經有了的聲音,就是從創世的起頭至今都沒有止息過,並繼續在宇宙所及最遠的地方發出的聲音。   

神的話是活潑而有功效的。在太初神對“無”說話,一切就“有”了。混沌聽見了,于是變成秩序井然;黑暗聽見了,于是變成光明。“神說,……事就這樣成了”。(創 1:4)在創世記的創造過程中,這兩個句子出現多次,前句是原因,後句結果。“說”解釋“成了”的原因,“成了”是“說”擺進了永恒不止的結果。   

神是永在的,神的聲音也是永恒不止的――這是聖經中一切真理背後的真理;若沒有這些背後的真理,就根本不可能有神任何的啓示。神不是就只寫好一本書,差遣他的使者給人遠遠的誦讀,而不給人幫助去了解這些話。他吐出話語,成爲一本書,而他自己就住在所說的話語中,不斷地說話,不斷地使那些話的能力維持下去。神向泥土吹氣,泥土就變成人;他向人吹氣(譯者注:即說話之意),他們又歸回塵土。他對墮落犯罪的人,只說了一句話:“你們世人要歸回。”(詩 90:3)他命定了人人都有一死,此外不需要再說什麽,人類從出生到死亡,在地上所經曆的悲慘過程,就證明他講過的那句話已經夠清楚了。   

在約翰福音中有一句話含有極深刻的意義,我們卻未加以特別留意,那就是第一章第九節所說的:“那光是真光,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。”我們把這一句的重點略加變換,還是不失其中的真理;“神的道,在人的心中生效如同光一樣,照亮人的靈魂。”在一切的人心中都有這個真光的照射,都有神的話的聲音,沒有一個例外。如果神是活的,並且住在他所創造的宇宙中,便必會如此,正如約翰所說的。對那些從未聽見聖經真理的人,也有機會讓他們清楚明白神的事,使他們永遠沒有一個理由可以推诿。“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裏。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,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,或以爲是,或以爲非。”(羅 2:15)“自從造天地以來,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,雖是眼不能見,但籍著所造之物,就可以曉得,叫人無可推诿。”(羅 1:20)   

神這種充滿于萬有的聲音,古希伯來人常稱之爲“智慧”,並說它是在地上到處呼喊尋找,要從人方面得著反應。箴言第八章的開頭這樣說:“智慧豈不呼叫?聰明豈不發聲?”接著作者把智慧描寫成一個美麗的婦人,“在道旁高處的頂上,在十字路口站立。”她從每一個角落發出聲音,使沒有一個人不聽見。“衆人哪!我呼叫你們,我向世人發聲。”于是,她招呼那愚蒙人和愚昧人都要聽她的話。在此神的智慧所要求的是靈裏的領悟,她常常要尋找這種反應卻很少有人明白。我們永遠的福分就是系于我們聽不聽這種招呼,但我們的耳朵竟習慣不聽這種聲音,這是真正的悲劇。   

這種充滿宇宙的聲音是自始就響著,它常常攪擾著人――甚至在人還不知道恐懼從何而來的時候。有史以來,人類不知爲何緣故,心中老是沒有平安,老是渴望長生不死,是否因爲神的聲音,凝聚成迷霧,在他們的心門外,不住的飄散著呢?我們用不著害怕去面對,神的聲音永恒不止,乃是一個不移的事實,人怎樣去回應事實,才是應該注意的事。   

神從天上發出聲來,與我們的主耶稣說話的時候,那些以自己爲中心的人聽了,卻以自然現象來解釋之。他們說:“打雷了。”(約 12:29) 人習慣于用自然律來解釋神的聲音,乃是根源于現代的科學。在這個滿有生氣的宇宙 ,有個東西是極其奇妙,極其可畏,沒有任何人的頭腦能夠了解它的,凡是相信的人都不要求了解,他只是跪下來低聲地說:“神……”屬地的人也跪下來,但卻不是爲著敬拜,他乃是伏下來從事于研究,要找出事物的因由和真相。現今我們是生活在一個浮俗的世代中,我們思想的習慣是如同那科學家一般,而不象敬拜神的人。我們不喜歡敬拜,而喜歡理解。我們說:“打雷了。”于是我們走向屬世的道路去了。可是,神的聲音仍然在響,在尋找,整個世界的秩序和生活,都由那個聲音來決定,然而人大都是只顧忙碌,一味倔強,從來不予注意。   

我們每一個人都曾經有過一些不能解釋的經驗,例如:一種突然間來到的孤單感覺,或是一種面對著偉大宇宙而生出驚奇敬畏的感覺,或者心中突然透進一線亮光,如同從別的星照射來的那樣,叫我們覺得自己是從別處而來的,相信我的始源,是神聖的。在那一刻,我們所聞所見和感覺到的,都和我們在學校中所學習的,以及我們因此得來的一切信仰和思想都似乎不同。不一會兒,雲霧又重新卷回,我們又去聽,去看自己所喜好的,于是我們只有被迫得將一度有過的驚疑擱置。若依我們的解釋,我們對這事無法作公正的判斷,除非我們肯承認這種經驗,可能是由于這宇宙中有神的存在,並且他一直竭力要與人類有交通。我們不要太輕率地抛開這種想法吧。   

我自己如此相信(如果沒有人同意也不打緊),這世界上人類所生産的每一樣不在基督裏的好東西,都是人類犯罪阻擋了神向萬有所發出的聲音的結果。那些道德哲學家,夢想他們道德的美夢;宗教思想家,思索關于神以及不朽的事;詩人和藝術家,用平凡的材料,創造純潔而永恒的美,這些叫我們如何解釋呢?我們如果只說:“這乃是天才。”這顯然是不夠的。那麽,再問“天才”到底是什麽呢?能不能說“天才”,就是一個人心中常有神那種永恒不止的聲音,但他努力追求的,卻只是達到模糊不清的目標呢?即使有偉大人物在一生工作中不信神,甚至還用言語及文字去反對神,這都不足以動搖我這種信仰與思想。人要獲取得救的信心與神和好的話,就需要神在聖經中關于贖罪的啓示。若是從這個忙亂的人生最終要進入永生,和在神裏面享受滿足的安息,我們需要信靠一位複活的救主。這是我從基督裏所得到一個最好的合理解答,可是你若不能接受這種理論,仍然可做一個好的基督徒。   

神的聲音乃是一種友愛的聲音,任何一個人,除非他已經決心拒絕神的聲音,就不必害怕聽從它。耶稣的血不但遮蓋了全人類,也遮蓋一切受造之物。“既然籍著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,成就了和平,便籍著他叫萬有,無論是在地上的、天上的,都與自己和好了。”(西 1:20)我們可以很放心地傳揚一個友善的天國,天上地上都充滿著那位住在荊棘裏的神的美好心意,神子救贖的血,可以永遠保證。   

凡是願意聆聽的,就必聽見那天上的說話聲音。現今的確不是人們歡喜接受勸導要“聆聽”的時代,因爲現今流行的宗教,已經沒有聆聽這回事了,我們和從前的世代是南轅北轍。宗教已經接受了那些可怕的邪說,籍著叫嚷聲、規模、活動、聲勢來促使人蒙神悅納。我們要小心。神對面臨最後一次大災難、憂焦如焚的以色列人這樣說:“你們要休息,要知道我是神。”(詩 46:10)如今他仍然是這樣說,似乎他的意思是告訴我們,得力是在平靜安穩裏,而不在噪嚷裏。   

我們安靜,等候神,十分重要。最好是單獨面對他,把聖經放在面前打開。如果我們如此做,我們便能靠近神,開始聽到他在心中對我們說話。我想一般人大概會如此進展:首先聽見好象有物在花園中行走的響聲;接著是一把隱隱可聞的聲音,但是仍然很不清楚;接著就是快樂的一刹那,聖靈解開聖經的奧秘,原先不過是響聲,或至多是說話聲音,如今卻變成完全可理解的話語,如同一位親愛的朋友說的話那麽熱情、親切、和清楚;接著就是生命和光進入心靈裏面,而能夠在靈裏見到耶稣,在他懷裏安息,緊緊擁抱他,以他爲拯救者、主,我們的所有。   

我們若不確信神在他所創造的宇宙中,清晰地說著話,聖經對于我們來說永遠不會是一本活的書。從一個死板無位格的世界,跳到一本教條式的聖經,對于大多數的人已是件極不容易的事。他們或會承認“理當”聖經當作神的話,並且這樣去思想它,可是他們仍覺得不能相信紙上的話,是真的對他們而說的。一個人可能口裏說;“這些話是寫給我的。”但是在心中卻不這樣感覺和認識,他成了精神分裂的犧牲者。他在設想神只在聖經說話,而在其他地方則是啞巴。   

我們許多許多不信的惡心,是由于對聖經真理成熟理解和錯誤感覺。我們以爲那緘默的神忽然開始在一本書說話,書成後他又退回去成爲一位永遠緘默的神,現在我們讀的聖經,只是神在他一時有興致說話時留存下來的記錄。我們腦子裏存著這種概念,如何能叫我們相信神呢?事實上,神如今並不是緘默的,他也從未有過緘默的時候。神的本性就是要說話,三位一體神的第二位被稱爲“話”(編按:即“道”)。聖經乃是神不斷發出言語的必然結果,是他思想意念完美無瑕的宣言,不過用我們所熟悉的語言表達出來罷了。   

我想如果我們不把聖經看作是神曾經說過的話,而把它看作是神現在所說的話,就會從屬靈生活的迷霧中出來,進入一個新的世界。舊約中那些先知常常說: “耶和華如此說。”(“說”字英文釋本爲現在式――編者。)他們的意思是叫聽衆明白,神的說話乃是永恒性的存在著的。我們對于神所說的話,原可以用過去式動詞,表明那話是神在某個時候說過的一句話。   

但是神的一句話既已經說了出來,就永遠是“說了出來”,正如一個小孩一旦出生,就一直活下去,又如同世界一次被造,就繼續存下去。這些只不過是不完全的解釋,因爲小孩終久會死,世界最終也會趨于毀滅,惟有神的話永遠長存。   

假如你要追求認識神,請立刻打開聖經,讓它向你說話。不要存著一種概念,以爲這不過是一件可以隨處可以放置的東西,這不止是一件東西,這是一個聲音,一番話語――那永生神的話。
  

禱告: 神啊!求你教導我怎樣聆聽你的聲音。這世代是這樣喧囂,我的耳朵被千萬哄亂的聲音吵得累了,求你賜給我像童子撒母耳那樣的靈,對你說:“請說,個人敬聽。”(撒上 3:10)讓我聽見你在我心中說話,叫我習慣能聽得見你的聲音,當世界的聲音消失的時候,使我便熟悉你的音調,讓我心中只留下你的聲音所奏美妙的音調。阿們。

  

本文章收录日期:2011年十一月14日週一.
評價

版權所有 © 2003 Good News Online : 福音在線
Powered by Good News Onli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