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d News Online
  首页 » 文章目录 » 与神亲近 » 《渴慕神》-陶恕 著 » |  空中主日学  |  网上读经  | 圣经地图  |  研经课程 |  旧约概论 |  新约概论
文章分類
更多
基要真理 (10)
重生真义 (6)
初信造就 (5)
門徒裝備-> (33)
牧者分享-> (14)
与神亲近-> (11)
  <<渴慕神>>-序 (1)
  《渴慕神》-陶恕 著 (10)
读经园地-> (3)
人间天路 (6)
人生寻觅-> (22)
生死之间 (12)
异端分辨 (4)
苦难祝福-> (5)
严光分享-> (44)
见证分享-> (24)
語系
更多
tchinese schinese
新加入文章
更多
 
文章搜尋

進階文章搜尋

Free Classfied listing
信徒服务
更多
查经参考

荒漠甘泉

信仰对话录

标杆人生

游子吟

团契生活

主日崇拜

站内公告

友情链接

联络我们
5、神的无所不在

5、神的无所不在

     

“我往哪里去躲避你的灵?我往哪里逃避你的面?”(诗 139:7)
  

在基督教的教义中,有某一些真理,在某些时候是隐藏起来,好象成为一种想象而不是确说,但却与整个真理是不分开的,正如一幅已完成的图画中,那些基本颜色是不可分开的一样。这种真理就是神无所不在。   

神住在他所创造的宇宙中,而且在他所造之物中的任何地方。古时先知和使徒都是大胆地如此教导人,而一般的基督教神学,承认此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在书籍中如此说,而在每一个信徒的心中,为着某种原因,还没有使这种道理深入地成为他信仰的一部分。基督教的教师们,躲开这个丰富的道理,而且即使提到的话,也只是轻轻一说,使人觉得它并没有什么重大意义。我猜想他们所以如此,乃是因为恐怕受人抨击,说他们是泛神论者,但是,关于神无所不在的教理,实在不是一种泛神论。   

泛神的错误非常明显,不足以欺骗人,它把神看作一切受造之物的总和。“自然”和“神”同为一体,所以不论何人,摸到一片树叶或一块石头,就是摸着了神,这就很自然地把那位永不朽坏的神的尊荣降低了,并且企图把一切东西都当作神,把真正神性,从这个世界完全排斥出去。   

有神论是说神住在他所创造的世界中,他和世界之间,有一条永远无法通过的鸿沟,他和他的手所造成的工程,无论多么一致,那些工程必须是在他以外的东西,而神自己必须是在一切所造之物之先,并且不附属于所造之物。虽然他内在于所造的万物中,然而他是超越在这一切之上的神。   

那么,在基督徒的经验中,神的内在性是什么意思呢?简单地说,就是“神在这里”,无论我们在哪里,也可以说:“神在这里。”没有一个地方(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地方),没有神在那里。一千万个有才能的人,尽其所能分散到不同的地点,尽可能距离到不可想象的遥远,每一个人仍然能够同样真实地说:“神在这里。”没有任何一点的位置,会比其他一点的位置与神更接近。任何一个地方与神距离,和任何其他一个地方与神的距离是一样的;没有一个人在距离上,会比别人离神更远或更近。   

这些都是基督徒所相信的真理。只是这个真理还需要我们多加思想,并且多多祷告,使之能在我们里面发出亮光。   

“起初神……”这句话,不是说到物质,因为物质是不会自己发生的。在物质以先必先有一个先存的因,而神就是那个因。这句话也不是说到定律,因为定律只是一切受造之物所服从的原则;原则需要一位设计者,而那个设计者就是神。这句话也不是说到思想,因为思想的背后还需要一位创造者。“起初神……”他是物质、思想和定律的“无因之因”。我们一切必须从他作开始。   

亚当在犯罪之后,便在恐怕之中,妄图做一件一可能的严阵以待,就是躲避耶和华的面。大卫也必定有此狂想,要躲避神,他在诗篇中曾有这们的话:“我往那里去躲避你的灵?我往哪里躲避你的面?”(诗 139:7) 接着他在这首顶美丽的诗中,颂扬神无所不在的荣耀。“我若升到天上,你在哪里;我若在阴间下榻,你也在那里。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,飞到海极居住,就是在那里,你的手心引导我,你的右手了也必扶持我。”(诗139:8-10)他又知道神的存在,和神的看见是同样的事。神看见乃是在他出生之前,就已经有了,要察看他一生要怎样发展。所罗门如此说:“神果真住在地上么?看哪,天和天上的天,尚且不足你居住的。何况我所建的这殿呢?”(王上 82:7)保罗对雅典人说:“他离我们各人不远,我们生活、动作、存留,都在乎他。”(徒17:27-28)   

既然是每一处空间都有神存在,我们就不能找到一个没有神的地方。为什么神的存在不被普世称颂呢?先祖雅各在荒漠旷野中,答复了这个问题。他看见了神异象,就惊异地呼叫说:“耶和华真在这里,我竟不知道。”(创 28:16)雅各在此之前,从没有一秒钟脱离了充满万有神的范围,但是他竟不知道。这就是他的苦恼,也是我们的苦恼。人们竟不知道神就在这里,如果知道的话,情形是多么两样啊!   

神的存在和神的显现并不是一回事。神的存在,是在我们完全不注意的时候,神的显现,却必须待我们注意到他的存在才觉察到。在我们这一方面,必须顺服神的灵,因为他的工作是把父和子显示给我们。若是我们有欢喜顺服神的心与神联合,他就向我们显现,而这种显现,就形成那些有名无实的基督徒的生活,和那些与神亲近、有神荣耀光辉的基督徒生活的差别。   

每一个地方每刻都有神的存在,而且他不断的找机会向人显现。对于每个人他的显现不只叫人明白他的自有,也叫人明白他是什么?他向摩西显现;“耶和华在云中降临,和摩西一同站在那里,宣告耶和华的名。”(出 34:5)他不但在口头上宣告他的神性,更是把自己显示给摩西看,以致摩西的脸皮发出超出自然的亮光。如果我们相信神的自我显现是真实的,那将是一件大事情,因为神不但对人有许多应许,而且所有的应许都要成就。   

我们对于神的追求不会落空,乃是因为他永远在找寻机会向我们显示他自己。神向一个人显现,并不是好象从很远的地方来到,向人的灵魂作一次重要而短暂的访问,如果这样想的话,就是完全错了。神与人的心灵亲近,或人的心灵与神亲近,并不是指空间而言。这里面并不含有自然界距离的概念,因为这不是距离的问题,乃是经验的问题。   

我们和神距离的远近,其实应该可以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说明。一个人会说:“我觉得我的儿子越长大,就越和我接近。”其实他的儿子有生以来,就在他的身边,从来没有一天离开家庭。那么这父亲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?很明显地,他所说的是指经验而言。他的意思是说,孩子因为对于他有更深的了解,和他更加亲密,两人之间,思想和感觉上的隔膜逐渐消失,父亲和儿子在心灵和思想上,形成更密切的联合。   

所以当我们歌唱说“引我亲近,亲近我的恩主”,我们所想的,并不是地方上的接近,乃是关系上的接近。我们所祷告祈求的,是更多的自觉,对于神的存在有更完全的经验。我们不必通过空间,向看不见的神呼喊,他与我们比我们与自己的灵魂更接近,比与我们最亲密的思想更贴近。   

为什么有的人用一种方法“寻找神”,而其他的人又不如此呢?为什么神向有些人显现,而让其他多数的人,停留在不完全的基督徒生活经验中糊涂摸索呢?无疑的,神向所有的人所定的旨意是一样的。在神的家中,他没有特别宠爱的人。过去他曾经为自己儿女们所做的,他现在也要为一切的儿子做。所不同的,不在于神,乃在于我们。   

我们随便举出一些伟大圣人,他们和生活和见证,为众人所共知的。我们随便提一提圣经中的人物,或在圣经成典以后的著名圣徒,你会立刻想到那些圣徒彼此很不相同,有时他们之间的不同,会形成尖锐的对比。例如说摩西和以赛亚是多么的不同;以利沙和大卫是多么的不相同;又如约翰和保罗;圣法兰西斯和路德;芬尼和多玛肯培,他们之间各自又是多么的不同。那些不同点就如他们的种族、国籍、教育、习惯,以及个性,那么繁多。然而他们一生都走在一条属灵生活的大道上,远胜于有一般生活方式的人。   

他们之间的不同只是偶然的,且在神的眼中看为是不关重要的;他们必须在某种最重要的关系上彼此是相同的,这到底是什么呢?   

我大胆说,他们所共有的一种特性,就是“属灵的感受性”。在他们里面有个地方向着天是敞开的,有个东西催迫他们趋向神。不用作任何深奥的说明,我只要简单地说,他们是有着一种属灵的醒觉性,而且他们一直在培养这个东西,直到它在他们生活中成为最重要的东西。他们和普通人所不同的,就是当他觉得里面有渴慕的时候,他们就有所行动。他们养成毕生在心灵中对于神有反应的习惯。他们没有违背天上的异象,如同大卫很简捷地向神说:“你说,你们当寻求我的面;那时我心向你说,耶和华阿,你的面我正要寻求。”(诗 27:8)   

各人生命中一切的长处都是出于神。“属灵感受性”的背后,乃是神。神的至高主权就在这里显明,即使是那些对这道理没有在神学上加以研究的人,也察觉得有神的主权。敬虔的安其禄在他的短诗中,也承认这个事实:
  

我的无援的心   

是干涸贫瘠的土   

天然本质   

不得种以饱人   

一切美善敬虔之果   

惟靠你作子粒   

你话出之处   

生机随现   

你若不指示你真空的道路   

无人寻得着   

父阿!   

你定要指引
  

这些话可以见证一个伟大圣徒深刻和严肃的生命是怎样的。   

承认神在我们里面作工固然重要,但是我却要提醒大家,对这个观念若先存太大的成见,定会领人到毫无生气的死路上去。神不一定要我们明白关于拣选、预定、以及神的主权这一类奥秘的事,对于这些真理,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举起我们的眼目,以最恭敬的态度向神说:“神阿,是的,你知道。”这些事物都是属于神无所不知的奥秘世界的,仔细研究下去,可能成为神学家,却永无不会成为圣者。   

属灵的“感受”并不是简单,而相当的复杂的,是由于灵魂深处几种不同性质的东西结合而成的;它有亲切的作用,有倾向、有交感,而且有渴慕的欲望。因此我们可以培植它,它也能有不同程度的表现,全看我们个人的情况而定。如多有操练就会使它增长,若是疏忽了就会把它摧毁。这自然是出于神的一种恩赐,但是人若要实际得到这种恩赐的益处,就必须如同其他的恩赐那样,凭信心接受,并且注意培养它。   

现代的福音派一种极可怕的堕落,就是忽视这方面的工作。古时圣徒珍视培养灵性和操练敬虔,在今天整个基督教的生活中,这些都没有地位,一切都显得太迟慢,太平淡,我们现在都盼望有奇特、动人、快速,而有戏剧性的动作。这世代用急促和机械的方法产生出来的基督徒,总是太性急,对于较迟慢和不太直接去达到目标的追求方法,会觉得不耐烦。我们一直是用机械的方法去促进与神的关系。我们读读圣经,作短短的祷告,就匆忙而去。我们到别处参加布道会,或去听一些在远方宣教归来的人,讲富有刺激性的故事,为了补救内心深处属灵生活的破产。   

这种属灵生活的悲惨结果,到处可以看见。浮汪的生活,空洞的宗教哲学,用娱乐大众的手法举办传福音聚会,注重人的荣耀,信赖外表的宗教活动,组织有名无实的宗教团契,应用商人的手法,把人的作为当作圣灵的能力。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属灵恶疾的病症,终至形成灵性生活中一种严重痼疾。   

这一种严重的属灵病症形成的原因,不能叫那一个单独的个人负其责任的,但是也没有哪一个人可以完全推卸责任。我们每一个人,直接和间接地对这种可悲的结果都有一分责任。我们的眼太瞎,以致看不清楚;我们太胆怯,以致不敢讲话;我们自满自足,以致一般人所认为已经满意的我们便领受,也不希望再求更多更好的供应,说得更清楚一点,就是我们只接受别人的概念、摹仿别人的生活,把别人的经验当作自己的模范,我们没有自己的体验,于是整个时代的属灵空气日趋下流。现在我们到了一个又荒凉,又枯干,又低沉的地步,更可怕的,就是我们把圣经硬和我们空洞的生活经验连成一起,于是把这种可怜的光景,就当作神所赐福的青草地。   

我们要脱离这个时代的捆绑,回到圣经的道路去;如果有坚强的决心,与够大的勇气,这不是不可能的事。以前的圣徒都是如此。历史记载了多次伟大的复原运动,由圣法兰西斯、马丁路德、弗克斯这些人起来领导的,不幸在今天,好象还没有路德和弗克斯这一类的人兴起来。是否在基督再来之前,还有另外一个复原运动兴起,这问题基督徒的见解还会完全一样,不过对于今天的我们,似乎还不是最重要的事。   

我不想知道,神凭着他那统管万有的权柄,要在这世界上兴起什么事,但是神要怎样对待寻求他面的儿女,这是我所知道,也能够告诉人的事。任何人只以诚实的心灵归向神,只要开始操练敬虔的生活,只要籍着信靠,顺服和谦卑的态度,发展这种属灵感受性,他所得到的,必定超过他在贫乏软弱中,所盼望得到的福分与喜乐。   

任何人只要悔改,诚实归向神,就会冲破他被拘限于其中的模式,进入圣经中,找到他所需要的属灵真理,他会因他所得着的感到莫大的喜乐。   

我们再说:神的存在乃是一个事实,整个宇宙因他的生命而活着。这一位神不是生疏的,或外来的神,乃是我们救主耶稣基督所爱的父亲,而主耶稣基督的爱在这二千年来遮盖着人类的罪。我们的主常叫我们注意他,他自己向我们显现,他常愿意与我们有交通。如果我们肯对他的感动有反应的话,在我们里面就有一种能力,使我们认识他。(这在我们就叫做寻求神!)我们属灵的感受性可以籍着信心、爱心和行道,使我们对于他的认识渐渐增多。
  

祷告: 父神啊!我的心被看得见的世界占据得太多了,我要向你悔改这罪。这世界与我的关系太深了,使我竟不知道你就在我面前;我看不见你的存在。求你明亮我的眼目,使我能看见你就在我里面,在我的身旁,奉基督的名祈求,阿们。

  

本文章收录日期:2011年November14日Monday.
评价

版权所有 © 2003 Good News Online : 福音在线
Good News Online福音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