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d News Online
  首页 » 文章目录 » 与神亲近 » 《渴慕神》-陶恕 著 » |  空中主日学  |  网上读经  | 圣经地图  |  研经课程 |  旧约概论 |  新约概论
文章分類
更多
基要真理 (10)
重生真义 (6)
初信造就 (5)
門徒裝備-> (33)
牧者分享-> (14)
与神亲近-> (11)
  <<渴慕神>>-序 (1)
  《渴慕神》-陶恕 著 (10)
读经园地-> (3)
人间天路 (6)
人生寻觅-> (22)
生死之间 (12)
异端分辨 (4)
苦难祝福-> (5)
严光分享-> (44)
见证分享-> (24)
語系
更多
tchinese schinese
新加入文章
更多
 
文章搜尋

進階文章搜尋

Free Classfied listing
信徒服务
更多
查经参考

荒漠甘泉

信仰对话录

标杆人生

游子吟

团契生活

主日崇拜

站内公告

友情链接

联络我们
4、与神亲近

4、与神亲近

     

“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,便知道他是美善。……”(诗 34:8)
  

远在二十五年以前,印度的荷尔姆斯曾说过,每个人在推理上都有相信神的天性。对于大多数的人,神只是一个推理的结论,并不是真空的;他是一般人所列举出来,认为有足够的证据,归纳而得的结果,但是对于神的本身,还是一无所知。“他必定是神,”他们说:“所以我们相信他是神。”另有一些人连这个也没有思想过,他们所知道的神,不过是风闻而已。他们从来不去自己思想这个问题,只是从别人那里听见关于神的事,在脑子里相信了神,另加上一些零零碎碎的资料来建立起他们的信仰。对于另外的许多人,神不过是一种理想,是至善的别名,或者就是美,就是真理,或者说,他就法律生命,是目前所存在的自然现象背后的一种创造力。   

这些关于神的概念有许许多多,而且各自不同,但持这些概念的人,却有一点是相同的:他们在个人经验上,并不认识神。在他们的思想中,没有认为人是可以与神亲密相识的。他们承认神的存在,却想不到他是可以被我们认识,如同许多的物和人可以被人认识一样。   

当然基督徒比这些人要高明一点,至少有理论上如此。他们的信仰,要求他们相信神的位格,他们这样的祷告:“我们在天上的父。”(太 6:9)这种有位格的对父亲的称呼,使人有一种观念,认为他可以与人互相认识。然而这是在理论上如此接受的,实际上有成千上万的基督徒,神对于他们并不比对于非基督徒更显得实在;他们一生不过是爱上了一个理想,和仅仅忠于一种教义而已。   

远在一切模糊的理论之上的,有很清楚的圣经真理,就是人可以在个人经验中去认识神。一位慈爱而有位格的神,统管整本圣经;他在园中的树木间行走,向着每一美景吐露芬芳的香气。他常常以一个活的位格出现,他说话,辩论,施爱、作工,并在每个时候每个地方,向需要他的子民显现。   

圣经认定一个不辩自明的事实,就是人可以认识神到一个亲密的程度,就如同认识任何其他的人和物一样。在圣经中那用以表明对神认识的词句,就如同用以表明对自然界事物认识的词句一样:“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,便知道他美善。……”(诗 34:8)“你的衣服都有没药、沉香、肉桂的香气,象牙宫中有丝弦乐器的声音,使你欢喜。”(诗 45:8)“我的羊……听我的声音。”(约 10:16)“清心的人有福了,因为他们必得见神。”(太 5:8)这四句话是从圣经中无数同类的话语中抽出来的。整要圣经都以这个信念为中心,这是尤为重要的。   

除非在我们心中有一个可以认识神的“器官”,如同我们用所熟悉的五种官能来认识物质东西那样确实、否则这一切的话便没有什么意思。我们籍着所给我们的官能,去了解神和灵界的事物,只要我们顺从神的灵的感动,并且开始运用我们属灵的官能。   

说到这里,先要肯定的是,得救的功夫在人的心中已经完成了。一个未重生的人,他的属灵官能是沉睡的,他从来没有使用过它,它的一切作用也是死的,那是由于罪所加于我们的打击。那些官能会因为圣灵的重生,再变成活动而有生命的,这乃是基督十字架的救赎工作所赐给人的一种无限福气。   

然而被神所救赎的儿女们,为什么对于圣经所说那种经常与神自觉的交通知道得那么少呢?唯一的答案,就是我们的灵性迟钝,和怀着不信的恶心。信心可以使我们属灵的官能发生作用。什么地方信心有了缺陷,结果必定是灵里变成无感觉,对于许多属灵事情麻木了。这是今天大多数基督徒的光景。这种说法不需要更多的证明,我们只要随便和一个基督徒谈话,或是随便走入一间教堂,就可以发现我们所需要的事实,证明我所说的这种光景。   

一个属灵的国度摆在我们的周围,这个国度一直包围我们,怀抱我们,我们可以籍着里面的生命接触到它,再进一步去认识它,神自己就在那里等候我们与他相交。我们开始认定它的实有,这个永恒的世界对我们就成为活的了。   

上文我用了两个特别的词,必须加以注解;可能的话,给它下了定义。这两个词就是“认定”和“实有”。“实有”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一个东西,它的存在不依附于对它所存的任何意念、思想;即使没有任何人承认它的存在,它仍然是存在的。它之所以真实,乃在于它的本身,它并不倚靠观察者的观念而存在。   

有些人喜欢嘲笑人所持的“实有”的观念。唯心论者引证无穷的事例,来证明在思想观念之外,没有实在的东西存在。相对论者喜欢指出,在宇宙之间没有任何固定的点,可作为供我们衡量事物的标准。他们坐在知识界的高位上,向我们投以轻蔑的微笑,自满自足地把“绝对论者”的名号加在我们身上。基督徒是不会被这种轻蔑所吓倒,弄得不知所措的,我们对那些学者也报以微笑作答,因为我们知道只有一位是绝对的,就是神。我们也知道这唯一绝对的神创造了世界,给人享用,固然言语都不足以准确的说明人生中活动的目的,就如言语不能准确地说明神一样,但我们却可以依照那些目的而活。一个人如果不是神经病者,他都会如此过活。不错,神经病者对“实有”也出现问题,不过他们却是能够一致,他们的表现,显明他们是坚持着一种与自己观念相符的生活。他们是诚实的,而且因为这种诚实,使他们在社会上成为有问题的人。   

唯心论者和相对论者是神经健全的。足以证明他们神经健全的,就是他们也过着一种和实有观念相符的生活。可是这种观念,恰是他们在理论上予以摒弃的。若是他们真正依照自己的观念过活的话,还会获得更大的尊崇,然而他们并不如此做。他们有深刻的思想,但没有深刻的生活。什么时候实际的生活碰上他们,就得摒弃自己的理论,过着和其他人一样的生活。   

基督徒的诚实,使他们不为自己的缘故而玩弄观念的把戏。他对于纯理论上的细腻分析并不感兴趣。他的一切信仰都是切合实际的,他的信仰和生活是打成一片的。无论在今世或将来,以至永远,他凭着这种信仰而生活,无论是生是死,是站立或是跌倒,他都如此。他不和那些不诚实的人同流合污。   

一个普通诚实的人,谁知道这世界是实有的。当他悟性清醒时,便发现这个世界是确实存在的,他知道自己不是根据臆想而承认它的存在。当他生下来的时候,这世界就已经存在,并且等候他的来临。他也知道,当他准备要离开这个世界的一切的时候,这世界仍然存在。他比一千个疑惑者都聪明,他站在大地上,脸上感觉到有风有雨,他就知道风雨是真实的。他白日看见太阳,夜晚看见众星。他看见从黑云中闪亮了强烈的电光,他听得见自然界的声音,也听见人类喜乐与痛苦的声音。这些他知道都是真空的。在夜里他躺下来,在阴凉地上并不害怕。到第二天早上,那坚硬的大地还在他的脚下,蓝色的天空还留在他头顶上,石头、树木仍然在他周围,和他昨晚闭上眼睛之前的一样。他乃是在一个实有的世界中生活着,十分喜乐。   

他和这个实有的世界接触,是籍五种感官性能。凡他生存所需要的一切,他都籍着创造他并安置他在这个世界上的神,所赋予他的各种官能,和它们接触。   

因此,照我们所下的定义,神是实有的。他是绝对的实有,而且是自始自终的实有,可以说实有到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可以与他相比。一切其他东西的实有性都是依附于神的实有而存在。最伟大的实有就是神自己,他是那包括人类与其他受造之物的实有世界的创造者。神是客观存在的,不依附我们对他所存的任何概念。我们的心灵并没有创造一个敬拜的对象。重生的那一天,它从沉睡中转醒过来,就发现在自己面前有一位神。   

另外有一个必须加以解释的词,就是“认定”。这不是想像或空想,因空想没有信心。这二者之间不止有分别,乃是彼此对立的。空想是先从思想中造出不是实有的东西来。然后设法把真实性加上去;信心并没有创造出任何东西,它不过是“认定”那已经存在的东西而已。   

神以及属灵的世界都是实有的,我们能够“认定”它的存在,就如同我们认定周围所熟悉的世界那样。属灵的事物确实就在那里(或不如说在这里),要我们注意它,并且向我们的信心挑战。   

我们的毛病,就是已经形成了一种不良的思想习惯。我们往往以那看得见的世界是实有的,而对其他看不见的东西的实有性都表示怀疑。 我们不否认属灵世界的存在,可是却对于认定它具有实有性,老是迟疑着。   

属感觉的世界在我们一生中,每日每夜都吸引着我们的注意。这世界是喧闹的、显明的,而且富有自我表现性的。这不必诉诸我们的信心,因为一切都推在眼前,与我们五种感觉性能有接触,它始终认为是实有的。但是罪把我们心中的灵眼弄瞎了,以致看不见另外一个实有的世界,就在我们周围有着光辉的神的圣城。因此,感觉的世界得胜了,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彼此敌对起来,暂的世界与永远的世界成为仇敌。这就是每一个亚当的后裔,代代遗传下来的咒诅。   

基督徒的生命根深之处,相信那看不见的世界。基督徒信心的对象,就是那看不见的实有世界。   

我们因为生来灵眼失明,又由于到处都有可见之物影响着我们,遂形成一种错误的思想,喜欢把属灵的事物和实有的东西作对比,然而实际上这种对比并不存在。其他事物都可以作对比,例如:实有与空想、属灵的与属物质的、暂时的和永远的;但是属灵的与实有的,永不能成为对比,因为属灵的本来就是实有的。   

若是我们信从圣经的真理,走在它的亮光之中,就必须除去忽视属灵实有性的恶习。我们必须把兴趣从看得见的提高到看不见的,因为那最伟大的看不见的实有就是神。“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,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。”(来 11:6)这乃是信心生活的基础。从这个起点,我们可以升到无限的高处。“你们信神,”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如此说:“也当信我。”(约 14:1)若没有第一个“信神”,就不可能有接着的第二个“信我”。   

如果我们真正要跟从神,便须有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样子。我十分知道,今世之子曾经轻蔑地用这句话责备基督徒。事实正是如此,每一个人必须选择他的世界。若是我们这跟从基督的人,由于面临自己的一切事,和知道我们所信的是什么,因而审慎的选择神的国,把我们兴趣放在上面,我看任何人都没有理由反对我们。如果我们如此做遭受什么损失的话,那也是我们自己的损失;如果我们赚得了什么,我们也不是夺取别人的。那“另一个世界”是这个世界所污蔑的对象,是醉酒者漫歌讥笑的主题,却成为我们谨慎选择的目标,和我们神圣冀望的对象。   

但是我们要谨防一种常见的错误,就是把那个“另一个世界”推到将来。这并不是将来的事,乃是现在的事。它与我们所熟悉的自然世界相并行,而且这两个世界之间的门是敞开的。希伯来书的作者说(所用的动词是现在式的):“你们乃是来到锡安山,永生神的城邑,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。那里有千万的天使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,有审判众人的神,和被成全之义人的灵魂,并新约的中保耶稣,以及所洒的血;这血所说 的,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。”(来12:22-24)这一切是与“那能摸的山”,和能听得见的:“角声,与说话的声音”(来12:18-19)互相对比。我们岂不是可以如此说,西乃山是靠感觉接近的,锡安山是籍心灵触到的吗?这并不是一种空想的玩意,乃是全然真实的事。心灵有眼睛可以看见东西,有耳朵可以听见声音,只因为长久不使用的缘故,它可能变成衰弱的,但是一旦被基督徒摸到,就立刻得着生命,又活过来,而且能极敏锐地看见景物,听见顶微小的声音。   

我们开始注视神的时候,里面的眼就会看见灵界的东西。遵守基督的命令,就会使神在人里面向人显现(参约14:21-23)。这能使人张开灵眼,正如神应许的,清心的人必得见神。一种新的属神的意识会抓住我们,我们就开始尝到神,并在里面感觉到,神已经成为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一切。在那里就会看见真光,照亮一切世上的人。渐渐地,我们这种官能会继续增长,益见敏锐,越来越确实,神便成为我们最伟大的一切,因他的同在,我们的生命便有荣耀和奇异的改变。
  

祷告:神啊,求你使我里面每一分力量立刻活起来,使我能抓住一切永恒的东西。求你明亮我心中的眼目,使我看得清楚;给我敏锐的属灵观察力,使我能尝到恩典的滋味,并且知道它是美善;求你使天上的一切对于我,比地上的一切更真实。阿们。

  

本文章收录日期:2011年November14日Monday.
评价

版权所有 © 2003 Good News Online : 福音在线
Good News Online福音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