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d News Online
  首頁 » 文章目录 » 與神親近 » 《渴慕神》-陶恕 著 » |  空中主日學  |  網上讀經  | 聖經地圖  |  研經課程 |  舊約概論 |  新約概論
文章分類
更多
基要真理 (10)
重生真義 (6)
初信造就 (5)
門徒裝備-> (33)
牧者分享-> (14)
與神親近-> (11)
  <<渴慕神>>-序 (1)
  《渴慕神》-陶恕 著 (10)
讀經園地-> (3)
人間天路 (6)
人生尋覓-> (22)
生死之間 (12)
異端分辨 (4)
苦難祝福-> (5)
嚴光分享-> (44)
見證分享-> (24)
語系
更多
tchinese schinese
新加入文章
更多
 
文章搜尋

進階文章搜尋

Free Classfied listing
信徒服務
更多
查經參考

荒漠甘泉

信仰對話錄

標杆人生

游子吟

團契生活

主日崇拜

站內公告

友情鏈接

聯絡我們
4、與神親近

4、與神親近

     

“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,便知道他是美善。……”(詩 34:8)
  

遠在二十五年以前,印度的荷爾姆斯曾說過,每個人在推理上都有相信神的天性。對于大多數的人,神只是一個推理的結論,並不是真空的;他是一般人所列舉出來,認爲有足夠的證據,歸納而得的結果,但是對于神的本身,還是一無所知。“他必定是神,”他們說:“所以我們相信他是神。”另有一些人連這個也沒有思想過,他們所知道的神,不過是風聞而已。他們從來不去自己思想這個問題,只是從別人那裏聽見關于神的事,在腦子裏相信了神,另加上一些零零碎碎的資料來建立起他們的信仰。對于另外的許多人,神不過是一種理想,是至善的別名,或者就是美,就是真理,或者說,他就法律生命,是目前所存在的自然現象背後的一種創造力。   

這些關于神的概念有許許多多,而且各自不同,但持這些概念的人,卻有一點是相同的:他們在個人經驗上,並不認識神。在他們的思想中,沒有認爲人是可以與神親密相識的。他們承認神的存在,卻想不到他是可以被我們認識,如同許多的物和人可以被人認識一樣。   

當然基督徒比這些人要高明一點,至少有理論上如此。他們的信仰,要求他們相信神的位格,他們這樣的禱告:“我們在天上的父。”(太 6:9)這種有位格的對父親的稱呼,使人有一種觀念,認爲他可以與人互相認識。然而這是在理論上如此接受的,實際上有成千上萬的基督徒,神對于他們並不比對于非基督徒更顯得實在;他們一生不過是愛上了一個理想,和僅僅忠于一種教義而已。   

遠在一切模糊的理論之上的,有很清楚的聖經真理,就是人可以在個人經驗中去認識神。一位慈愛而有位格的神,統管整本聖經;他在園中的樹木間行走,向著每一美景吐露芬芳的香氣。他常常以一個活的位格出現,他說話,辯論,施愛、作工,並在每個時候每個地方,向需要他的子民顯現。   

聖經認定一個不辯自明的事實,就是人可以認識神到一個親密的程度,就如同認識任何其他的人和物一樣。在聖經中那用以表明對神認識的詞句,就如同用以表明對自然界事物認識的詞句一樣:“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,便知道他美善。……”(詩 34:8)“你的衣服都有沒藥、沈香、肉桂的香氣,象牙宮中有絲弦樂器的聲音,使你歡喜。”(詩 45:8)“我的羊……聽我的聲音。”(約 10:16)“清心的人有福了,因爲他們必得見神。”(太 5:8)這四句話是從聖經中無數同類的話語中抽出來的。整要聖經都以這個信念爲中心,這是尤爲重要的。   

除非在我們心中有一個可以認識神的“器官”,如同我們用所熟悉的五種官能來認識物質東西那樣確實、否則這一切的話便沒有什麽意思。我們籍著所給我們的官能,去了解神和靈界的事物,只要我們順從神的靈的感動,並且開始運用我們屬靈的官能。   

說到這裏,先要肯定的是,得救的功夫在人的心中已經完成了。一個未重生的人,他的屬靈官能是沈睡的,他從來沒有使用過它,它的一切作用也是死的,那是由于罪所加于我們的打擊。那些官能會因爲聖靈的重生,再變成活動而有生命的,這乃是基督十字架的救贖工作所賜給人的一種無限福氣。   

然而被神所救贖的兒女們,爲什麽對于聖經所說那種經常與神自覺的交通知道得那麽少呢?唯一的答案,就是我們的靈性遲鈍,和懷著不信的惡心。信心可以使我們屬靈的官能發生作用。什麽地方信心有了缺陷,結果必定是靈裏變成無感覺,對于許多屬靈事情麻木了。這是今天大多數基督徒的光景。這種說法不需要更多的證明,我們只要隨便和一個基督徒談話,或是隨便走入一間教堂,就可以發現我們所需要的事實,證明我所說的這種光景。   

一個屬靈的國度擺在我們的周圍,這個國度一直包圍我們,懷抱我們,我們可以籍著裏面的生命接觸到它,再進一步去認識它,神自己就在那裏等候我們與他相交。我們開始認定它的實有,這個永恒的世界對我們就成爲活的了。   

上文我用了兩個特別的詞,必須加以注解;可能的話,給它下了定義。這兩個詞就是“認定”和“實有”。“實有”是什麽意思呢?就是說一個東西,它的存在不依附于對它所存的任何意念、思想;即使沒有任何人承認它的存在,它仍然是存在的。它之所以真實,乃在于它的本身,它並不倚靠觀察者的觀念而存在。   

有些人喜歡嘲笑人所持的“實有”的觀念。唯心論者引證無窮的事例,來證明在思想觀念之外,沒有實在的東西存在。相對論者喜歡指出,在宇宙之間沒有任何固定的點,可作爲供我們衡量事物的標准。他們坐在知識界的高位上,向我們投以輕蔑的微笑,自滿自足地把“絕對論者”的名號加在我們身上。基督徒是不會被這種輕蔑所嚇倒,弄得不知所措的,我們對那些學者也報以微笑作答,因爲我們知道只有一位是絕對的,就是神。我們也知道這唯一絕對的神創造了世界,給人享用,固然言語都不足以准確的說明人生中活動的目的,就如言語不能准確地說明神一樣,但我們卻可以依照那些目的而活。一個人如果不是神經病者,他都會如此過活。不錯,神經病者對“實有”也出現問題,不過他們卻是能夠一致,他們的表現,顯明他們是堅持著一種與自己觀念相符的生活。他們是誠實的,而且因爲這種誠實,使他們在社會上成爲有問題的人。   

唯心論者和相對論者是神經健全的。足以證明他們神經健全的,就是他們也過著一種和實有觀念相符的生活。可是這種觀念,恰是他們在理論上予以摒棄的。若是他們真正依照自己的觀念過活的話,還會獲得更大的尊崇,然而他們並不如此做。他們有深刻的思想,但沒有深刻的生活。什麽時候實際的生活碰上他們,就得摒棄自己的理論,過著和其他人一樣的生活。   

基督徒的誠實,使他們不爲自己的緣故而玩弄觀念的把戲。他對于純理論上的細膩分析並不感興趣。他的一切信仰都是切合實際的,他的信仰和生活是打成一片的。無論在今世或將來,以至永遠,他憑著這種信仰而生活,無論是生是死,是站立或是跌倒,他都如此。他不和那些不誠實的人同流合汙。   

一個普通誠實的人,誰知道這世界是實有的。當他悟性清醒時,便發現這個世界是確實存在的,他知道自己不是根據臆想而承認它的存在。當他生下來的時候,這世界就已經存在,並且等候他的來臨。他也知道,當他准備要離開這個世界的一切的時候,這世界仍然存在。他比一千個疑惑者都聰明,他站在大地上,臉上感覺到有風有雨,他就知道風雨是真實的。他白日看見太陽,夜晚看見衆星。他看見從黑雲中閃亮了強烈的電光,他聽得見自然界的聲音,也聽見人類喜樂與痛苦的聲音。這些他知道都是真空的。在夜裏他躺下來,在陰涼地上並不害怕。到第二天早上,那堅硬的大地還在他的腳下,藍色的天空還留在他頭頂上,石頭、樹木仍然在他周圍,和他昨晚閉上眼睛之前的一樣。他乃是在一個實有的世界中生活著,十分喜樂。   

他和這個實有的世界接觸,是籍五種感官性能。凡他生存所需要的一切,他都籍著創造他並安置他在這個世界上的神,所賦予他的各種官能,和它們接觸。   

因此,照我們所下的定義,神是實有的。他是絕對的實有,而且是自始自終的實有,可以說實有到沒有其他任何東西可以與他相比。一切其他東西的實有性都是依附于神的實有而存在。最偉大的實有就是神自己,他是那包括人類與其他受造之物的實有世界的創造者。神是客觀存在的,不依附我們對他所存的任何概念。我們的心靈並沒有創造一個敬拜的對象。重生的那一天,它從沈睡中轉醒過來,就發現在自己面前有一位神。   

另外有一個必須加以解釋的詞,就是“認定”。這不是想像或空想,因空想沒有信心。這二者之間不止有分別,乃是彼此對立的。空想是先從思想中造出不是實有的東西來。然後設法把真實性加上去;信心並沒有創造出任何東西,它不過是“認定”那已經存在的東西而已。   

神以及屬靈的世界都是實有的,我們能夠“認定”它的存在,就如同我們認定周圍所熟悉的世界那樣。屬靈的事物確實就在那裏(或不如說在這裏),要我們注意它,並且向我們的信心挑戰。   

我們的毛病,就是已經形成了一種不良的思想習慣。我們往往以那看得見的世界是實有的,而對其他看不見的東西的實有性都表示懷疑。 我們不否認屬靈世界的存在,可是卻對于認定它具有實有性,老是遲疑著。   

屬感覺的世界在我們一生中,每日每夜都吸引著我們的注意。這世界是喧鬧的、顯明的,而且富有自我表現性的。這不必訴諸我們的信心,因爲一切都推在眼前,與我們五種感覺性能有接觸,它始終認爲是實有的。但是罪把我們心中的靈眼弄瞎了,以致看不見另外一個實有的世界,就在我們周圍有著光輝的神的聖城。因此,感覺的世界得勝了,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彼此敵對起來,暫的世界與永遠的世界成爲仇敵。這就是每一個亞當的後裔,代代遺傳下來的咒詛。   

基督徒的生命根深之處,相信那看不見的世界。基督徒信心的對象,就是那看不見的實有世界。   

我們因爲生來靈眼失明,又由于到處都有可見之物影響著我們,遂形成一種錯誤的思想,喜歡把屬靈的事物和實有的東西作對比,然而實際上這種對比並不存在。其他事物都可以作對比,例如:實有與空想、屬靈的與屬物質的、暫時的和永遠的;但是屬靈的與實有的,永不能成爲對比,因爲屬靈的本來就是實有的。   

若是我們信從聖經的真理,走在它的亮光之中,就必須除去忽視屬靈實有性的惡習。我們必須把興趣從看得見的提高到看不見的,因爲那最偉大的看不見的實有就是神。“因爲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,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。”(來 11:6)這乃是信心生活的基礎。從這個起點,我們可以升到無限的高處。“你們信神,”我們的主耶稣基督如此說:“也當信我。”(約 14:1)若沒有第一個“信神”,就不可能有接著的第二個“信我”。   

如果我們真正要跟從神,便須有屬于另外一個世界的樣子。我十分知道,今世之子曾經輕蔑地用這句話責備基督徒。事實正是如此,每一個人必須選擇他的世界。若是我們這跟從基督的人,由于面臨自己的一切事,和知道我們所信的是什麽,因而審慎的選擇神的國,把我們興趣放在上面,我看任何人都沒有理由反對我們。如果我們如此做遭受什麽損失的話,那也是我們自己的損失;如果我們賺得了什麽,我們也不是奪取別人的。那“另一個世界”是這個世界所汙蔑的對象,是醉酒者漫歌譏笑的主題,卻成爲我們謹慎選擇的目標,和我們神聖冀望的對象。   

但是我們要謹防一種常見的錯誤,就是把那個“另一個世界”推到將來。這並不是將來的事,乃是現在的事。它與我們所熟悉的自然世界相並行,而且這兩個世界之間的門是敞開的。希伯來書的作者說(所用的動詞是現在式的):“你們乃是來到錫安山,永生神的城邑,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。那裏有千萬的天使有名錄在天上諸長子之會所共聚的總會,有審判衆人的神,和被成全之義人的靈魂,並新約的中保耶稣,以及所灑的血;這血所說 的,比亞伯的血所說的更美。”(來12:22-24)這一切是與“那能摸的山”,和能聽得見的:“角聲,與說話的聲音”(來12:18-19)互相對比。我們豈不是可以如此說,西乃山是靠感覺接近的,錫安山是籍心靈觸到的嗎?這並不是一種空想的玩意,乃是全然真實的事。心靈有眼睛可以看見東西,有耳朵可以聽見聲音,只因爲長久不使用的緣故,它可能變成衰弱的,但是一旦被基督徒摸到,就立刻得著生命,又活過來,而且能極敏銳地看見景物,聽見頂微小的聲音。   

我們開始注視神的時候,裏面的眼就會看見靈界的東西。遵守基督的命令,就會使神在人裏面向人顯現(參約14:21-23)。這能使人張開靈眼,正如神應許的,清心的人必得見神。一種新的屬神的意識會抓住我們,我們就開始嘗到神,並在裏面感覺到,神已經成爲我們的生命和我們的一切。在那裏就會看見真光,照亮一切世上的人。漸漸地,我們這種官能會繼續增長,益見敏銳,越來越確實,神便成爲我們最偉大的一切,因他的同在,我們的生命便有榮耀和奇異的改變。
  

禱告:神啊,求你使我裏面每一分力量立刻活起來,使我能抓住一切永恒的東西。求你明亮我心中的眼目,使我看得清楚;給我敏銳的屬靈觀察力,使我能嘗到恩典的滋味,並且知道它是美善;求你使天上的一切對于我,比地上的一切更真實。阿們。

  

本文章收录日期:2011年十一月14日週一.
評價

版權所有 © 2003 Good News Online : 福音在線
Powered by Good News Onli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