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d News Online
  首頁 » 文章目录 » 與神親近 » 《渴慕神》-陶恕 著 » |  空中主日學  |  網上讀經  | 聖經地圖  |  研經課程 |  舊約概論 |  新約概論
文章分類
更多
基要真理 (10)
重生真義 (6)
初信造就 (5)
門徒裝備-> (33)
牧者分享-> (14)
與神親近-> (11)
  <<渴慕神>>-序 (1)
  《渴慕神》-陶恕 著 (10)
讀經園地-> (3)
人間天路 (6)
人生尋覓-> (22)
生死之間 (12)
異端分辨 (4)
嚴光分享-> (44)
見證分享-> (24)
語系
更多
tchinese schinese
新加入文章
更多
 
文章搜尋

進階文章搜尋

Free Classfied listing
信徒服務
更多
查經參考

荒漠甘泉

信仰對話錄

標杆人生

游子吟

團契生活

主日崇拜

站內公告

友情鏈接

聯絡我們
3. 揭去帕子

3、揭去帕子

  

“弟兄們,我們既因耶稣的血,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。”(來十19)
  

在許多教父的名言中,有一句最好的話,就是奧古斯丁所說的:“你爲自己造了我們,我們的心沒有安息,直到在你裏面找到了安息。”   

這位偉大聖徒只用幾句話,就說明了人類起初的曆史,以及人內部的秘密。神爲了自己而造我們。這是唯一能夠滿足一個有思想的人的答案,不管他曾經推想過什麽其他的理由。人如果依從錯誤的教育和的執拗的理解,作了其他的推斷,任何基督徒都不能對他有所幫助。對于這樣的人,我沒有信息可以給他。我的呼籲是針對那些已經被神的智慧開導的人,我的話也是對著那些心靈中饑渴的人而說,他們的內心已經被神喚醒過來,因此他們不需要什麽理由作證明。他們心中的切慕就證明了。   

神爲他的緣故造就我們。韋斯敏斯特會議所訂定的“教義小問答”及“新英格蘭教義初階”仿照古老的方式,所提出“是什麽”和“爲什麽”的問題,並用最簡短的字句作答,都是普通世上的文字所不能做到的。問:“人的主要目的是什麽?”答:“人的主要目的乃是榮耀神,並欣賞和享受神,直到永遠。”二十四位長老俯伏在那活到永永遠遠者的面前敬拜,如此說:“我們的主,我們的神,你是配得榮耀、尊貴、權柄的,因爲你創造了萬物,並且萬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創造而有的。”(啓 4:11)   

神因他的喜悅造了我們。他造我們的目的,是叫我們與他,他與我們,能在屬天的交通裏,享受親屬般,神秘的甜蜜。神的意思是要我們在靈裏得以見他,和他同住,並從他的笑臉中得到生命。但是我們觸犯了米爾頓所描寫,撒但和他的使者背判神的那種惡行,我們和神決裂了。我們不再順服他和愛他,在背逆和驚恐中,從他面前逃避。   

然而,他是天和天上的天所不能“局促”的神,誰能躲避他的面的呢?所羅門的智慧見證說:“神的靈充滿全地。”神的無所不在是一件事實,而且是形成他的完全神性中所不可少的。然而享受他的同在,又是一回事。我們原是像從他面前逃走了亞當一樣,躲藏在園裏的樹木中,或像彼得一樣,懷著懼怕的心情喊著:“主阿!離開我,我是個罪人。”(路 5:8)   

所以人在地上的生活是一種離開神的面的生活,我們已經從正常美好的地位上跌落下來,再也保不住原來的地位。因爲失去了這種地位,遂造成我們永無止息的不安。   

神的整個救贖工作,就是要消除因那一次背叛所造成的悲慘結果,使我們和他自己再一次建立正常而永遠的關系。這就必須把我們的罪孽予以圓滿的處理,使雙方完全協調,打開一條活路,使我們與神再有交通,並能在他面前過生活。同時,由于他恩惠的工作感動我們的心到他面前來,這恩惠的工作,第一步就是使我們對于神渴慕的心,叫我們心中如同浪子說:“我要起來,到我父親那裏去。”(路 15:18)這是第一步,正如中國古人據說的話:“千裏之行,始于足下。”   

舊約時代的會幕,是一個靈魂由罪惡的曠野回到神面前的路程的最好說明。歸回的罪人先進入會幕的外院,在銅祭壇上獻血祭,又到洗濯盆把自己洗淨;然後經過一層幔子,進到聖所,那裏沒有天然的光能夠射進裏面,只有金燈台發出溫和的亮光照耀一切,表明耶稣是世上的光;那裏又有陳設餅,表明耶稣是生命的糧,和香壇代表無止息的禱告。   

敬拜的人雖然享受了這許多的東西,然而還是沒有進到神的面前,因爲還有一層幔子,把至聖所隔開。在至聖所裏面有施恩座,神自己住在上面,顯出他的威嚴和榮耀,只有大祭司可以進到裏面去,而且一年只有一次,還要帶著血,爲他們自己和百姓贖罪。這最後一層的幔子,當我們的主耶稣在各各他山斷氣的時候已裂開了,寫聖經的人解釋說,這幔子破裂,就是爲每一位敬拜神的人,開了一條又新又的路,直接來到神面前。   

新約中每一件事物和舊約是互相吻合的。被救贖的人不必再害怕不敢進入至聖所。神願意我們進到他面前,並且一生都在他面前生活。這是實際的經驗,不止是一種應當遵守的道理,乃是每一天,每時刻可以享受到一種生活。   

與神同在,乃是一切事奉神程序的中心。全部利未記,如果沒有這件事,會幕中一切的設備,都如同一種不成文字的字母,對于以色列人和我們都沒有意義。會幕中最重要的事實,就是神在那裏,他在幔子裏面等候著。同樣,神的同在乃是基督教的中心。基督教的信息,就是神等候他所救贖的兒女知道神的同在。現在流行的基督教,對于神的同在,不過知道它的理論,並未曉得這是基督徒現今可以實得的權利。根據目前基督教的說法,我們只在地位上來到神面前,從沒有說到我們可以經驗實際到與神同在的事實,像馬子賢那樣動人的火熱,現今是完全找不到了。這一代的基督徒,就這樣用這不完整的說法來量度自己,自足的心,代替了火熱的情緒。我們停留在稱義的地步,就覺得滿意了,不注意到缺少個人靈性生活的經驗。   

住在幔子後面,顯出烈火威嚴那一位是誰呢?不是別人,乃是神自己,就是“獨一的神,全能的父,創造天地的,並造有形無形的萬物的主,”“獨一主耶稣基督,神的獨生子,在萬世以前爲父所生,出于神而爲神,出于光而爲光,出于真神而爲真神,首生而非被造,與父一體”,和“聖靈,賜生命的主,從父和子出來,與父、子同愛敬拜,同受尊榮。”然而這神聖的三位,又屬一體;“我等敬拜一體三位,而三位一體之神。其位不紊,其體不分。父一體,子一位,聖靈亦一位。然而父、子、聖靈同一神聖,同一榮耀,亦同一永恒之尊嚴。”   

在幔子的後面是神,世界對他的感覺是:“或者我們可以找到他。”他籍著大自然把自己的一部分顯示出來,又籍著道成肉身把自己更完全地彰顯出來;如今他正等候著要向謙卑和清心的人來一個奪取心魂的完全顯現。   

這個世界因爲缺乏對神的認識而趨向滅亡,同樣地,教會因爲沒有神的同在而瀕于生命枯幹。我們大部分靈性疾病的緊急療治方法,是要在經驗上進到神面前去,使我們猛然覺得我們是在神裏面,神也在我們裏面。這要救我們脫離狹隘的心思,使我們的胸懷開廣;這會把我們生命中不潔淨之物,統統燒掉,如同在荊棘中的火焰,會臭蟲和黴菌燒掉一樣。   

我們主耶稣基督的父神,是一個多麽廣大任我們漫遊世界,多麽壯闊讓我們浮遊的大海。他是永在的神,這就是說,他是在萬古之先就有了的。而且超越時間的限制。時間從他開始,也要在他裏面終止;對于時間他無所要求,也不因時間的變換而受虧損。他是永不改變的,這就是說,他從來沒有改變過,也不會有任何一點頂小的改變。若是有改變,就是說他必須由好的變爲不好的,或由不好的變成爲好的,但他不能有任何一種的改變。他既是完全的,就不能夠變爲更完全;若是他會變爲更完全的,那他本來就不夠成爲神。他是無所不知的神,這就是說,他一下子很自由而不費力地知道一切的物、一切的靈、一切關系、一切事情。在他沒有過去,也沒有將來。他是……,此外就沒有其他形容活物的名詞,可以應用在他身上。慈愛,憐憫和公義,都是屬他的。他的聖潔無法形容,沒有任何比喻或數字可以把它表明出來的,只有火能把它略略加以描寫。他曾經在燒著的荊棘中顯現;他住在火柱中,一直經過那漫長的曠野道路。在聖所中的基路伯翅膀中間名叫“舍吉那”的火焰,在以色列民族繁榮的年日曾顯現過。舊約過去,新約來臨,他又在五旬節降監,如同火焰,分開落在門徒的頭上。   

斯賓諾沙寫過關于神的理智之愛,也說出了一點真理;但是神最高的愛並不是屬于理智的,乃是屬靈的。神是靈,只有重生的人的靈才能真實的知道神。在人的心靈深處必須燃著這種靈火,不然的話,他的愛就不是神的真愛。天國裏最大的人,就是那些愛神比別人愛得更多的人。他們事奉的敬虔,深而且誠,備受敬仰。只要默想一會兒,他們的名字就會在我們腦際一個一個的浮現,而且都帶著象牙的天宮裏,發出來沒藥、乳香和桂皮的馨芳。   

費伯是一位渴慕神如鹿切慕溪水的人。由于他的渴慕,神向他特別的顯現,使他整個人生燃起火熱的愛焰,可以與寶座前的撒拉弗相比。他對神的愛用在同一神性的三位一體其中的每一位,是無分彼此的,而且似乎他對于每一位,都有一種特別的愛情,單單爲他存留的。三位一體神的第一位就是聖父,弗伯這樣歌頌他。
  

就這樣坐下 思想神   

啊 何其快樂   

思想你的思想 呼吸你的名字   

地上更無再高福樂   

愛的酬報竟就是 父神   

啊 我心喜悅難鳴   

俯身你座前伏下   

凝視複凝視
  

他對于基督的愛極其熾烈,熾烈的程度幾乎要把自己吞滅了。這種愛在他裏面燃燒,如同一種甘甜而聖潔的狂熱,又如同熔解的黃金液一般,從他口中流了出來。在他的一篇講章中他這樣說:“我們在神的教會中,無論面向那一個地方,都是耶稣。他之于我們,是一切事物的起始,中間以及終結。……他是他仆人的一切,凡是良善的。聖潔的、美麗的、可喜樂的,主耶稣就是。任何人都不必貧窮,他若願意,可以把耶稣作他的産業,爲他所占有。任何人都不必沮喪灰心,因爲耶稣是天上的喜樂;他最樂意進入憂傷的人的心中。我們對于好多事情都都曾言過其實,但是說到對于主耶稣的感謝,或者說到耶稣對于我們的豐盛慈愛和憐憫,便從來不曾言過其實。我們即使把一生的時間用來講說耶稣,對于應當說的甘甜事情,還是述說不完。永遠無究的時間,都不足夠叫我們認識他的一切,或是稱頌他的一切作爲,不過,這些都不要緊,因爲我們可以時常與他在一起;此外,我們沒有其他願望。”當他直接和我們的主傾談時,他這樣說:
  

我是如此愛你我不知   

約束的途徑   

你的愛似一團燃燒著的火   

燒在我靈深處
  

弗伯向著聖靈,也是一樣的熱愛。他不只是在神學上承認聖靈具有神性,和聖父、聖子同等,而且經常在歌唱和禱告中,也不住的頌揚他。他真正的俯伏下來,前額觸地,以表示他對第三位神那種熱烈而又虔敬的崇拜。在一首頌贊聖靈的著名詩歌中,可以見到他那種熱烈而虔敬的心意:
  

神的靈啊 美麗複可畏   

我心不得不爲你而裂   

你愛情溫柔備至   

全爲我們這些可憐罪人
  

我恐怕引用的句子已經太多,不如把要說的,用直截了當的話說明出來。所說的就是,神如此的偉大而奇妙,又是如此的全然可愛,他不用加上任何別的東西,只有他自己,就能滿足我們一切的需要。像費伯(他不過是屬于數不過來的一大群人中的一個)所認識到對神的敬拜,決不是單從神學的知識中産生出來的,凡爲愛神而至于“心裂”的,是到神面前的人,他們的眼目也仰望過神的威榮。“心裂”,是另一個心情,爲普通人所不知道,也不明白的。這些人常帶著屬靈的權柄說話。他們到過神的面前,並且向人說他們到過那裏。他們是神的先知,不是受教的文士,國爲文士只把他所讀的告訴人,而先知卻把他所看見過的告訴人。   

這二者之間的區別不是抽象的,只讀過聖經的文士,和親自看見過神的先知,二者的差距就如同海洋那麽寬闊。我們現今的世代、充斥著正統派的文士,先知到底在哪裏呢?文士們生硬的聲音,充滿了福音信仰的團體,但是神的教會卻等候著要聽那曾進入幔子裏面,用心靈眼睛看見過奇妙聖者的人的柔和聲音。像這樣的往深處裏去追求神,和從實際生活經驗上進到神的面前,乃是每一位神的兒女可以享受的特殊權利。   

由于耶稣的肉身受死,已使幔子爲我們裂開了。在神那方面,沒有什麽東西攔阻我們進到他面前去,爲什麽我們還在外面滯留呢?爲什麽我們竟讓自己一直在至聖所外面過日子,從來不進去朝見神呢?我們聽見新郎的聲音說:“求你容 我得見你的面貌,得聽你的聲音,因爲你的聲音柔和,你的面貌秀美。”(歌 2:14)我們覺得這人呼聲是爲我們發的麽?然而我們還是不走進去,于是歲月如梭,我們漸成衰老,而且疲倦,到底還留在會幕的外院。究竟是什麽攔阻我們親近神呢?   

通常見到的答案,只是因爲我們太冷談了。這並不是以解釋全部的事實。還有比內心冷淡更加重的問題,在冷談的背後必定有東西,必定另有使冷談得以存在的原因,我們要把它找出來。這到底是什麽呢?豈不是我們心中存留著一層“帕子”嗎?這“帕子”未曾像會幕的幔子已經被拿掉,乃是還存留著,阻擋神的面的神的光,使我們不能看見他,這就至今還活著的敗壞性情構成的肉體的“帕子”,它生長在我們裏面,還沒有被交出來接受審判,還未被釘死,也還未予以舍棄。這就是我們從來未真正認識的自我生命所組成的堅韌“帕子”。我們曾經暗中爲它而慚愧,而且就因這個緣故,我們從來沒有把它交給十字架予以審判。這暗昧的帕子,並不是如何的神秘不可捉摸,也並不難以辨識。我們只要向自己心裏察看,就會看見它――組得好好的,或許還有過修補的痕迹;然而,它就是我們生命中的大仇敵,也是我們靈程長進中的一個最有力的攔阻。   

這“帕子”並不是一樣好看的東西,也不是我們平常愛談論的事情。我在此是要對那些心靈中渴慕神,決志跟從神的人說話。我知道他們不會回頭,雖他們所走的要經過死蔭的幽谷,裏面仍有對于神的切慕,使他們繼續的往前追求。縱面臨任何痛苦,總爲著將來的福樂,情願忍受十字架。因此我大膽地把這一層帕子的內容作一個介紹。   

這“帕子”是用“已”的生命的細紗組成的,它是人類天性中的罪惡。它並不是我們的所爲,乃是我們的所是。在它裏面還隱藏著他們的狡猾和力量。   

明白地說來,“已”的罪就是以下這些東西:自義、自憐、自信、自滿、自足、自我欣賞、自愛,以及其他一大堆類似的東西。這些罪住在我們裏面深處,是我們天性中的一部分,使我們不會注意到它們的存在,除非神的光照到它們。這些罪性若有更露骨的表現,就成爲自尊自傲、自我表現、高擡自己等等,基督教領袖中也有這些罪,真是令人驚異。但更令人驚奇的,就是人認爲非此不足爲偉人,這些並不妨礙他們的見證,與所傳的福音。這不是故意諷刺,事實上有些教會團體,爲了要孚從望,這些罪惡竟然成爲必須有的;在高舉基督的僞裝之下,人高舉了自己,這在目前已是非常普遍的事,甚至到了不再有人去注意的地步了。   

有人以爲明白了人類墮落,和必須籍著基督才能稱義的教理,就可以救我們脫離“已”的罪惡權勢;可是事實上並不如此。那個“已”可以在祭壇上生長,它會眼睜睜地看著神的羔羊流血至死,而一點都不受感動。它會爲更正教的信仰而奮鬥,會大聲宣揚靠恩典得救的道理,同時因工作而心志增強,總而言之,它接受正統神學的培養,它對聖經的討論,比起閑雜的談話要高明得多。甚至我們對于神的渴慕,會爲它造成一個頂好的環境,讓它蔓延和生長。   

“已”就是這一層不透明的帕子,把神的面遮住了。不是知識可以把它除掉,乃要屬靈的經曆。這就如大麻瘋不會因著教訓而離開我們的身體。我們得自由之前,必須讓神做一步拆毀的工作。我們必須讓十字架在我們裏面作致命的對付。我們要把一切“已”的罪惡帶到十字架面前去接受審判;我們必須准備經曆一種最劇烈的痛苦,如同我們的救主在本丟彼拉多的手下所受的痛苦一樣。   

我們要記住這個:我們談論裂開“帕子”的時候,只是在想像中說話。我們的思想、意念,會以爲這是很愉快的事,但是實際上,這是沒有一點愉快可言的。在人的經驗中,這一層“帕子”是活的,有生命的纖維物,是用我們身上有感情、有知覺的東西造成的,觸到它,就是摸到我們的痛處,把它撕掉,就是叫我們受傷流血。若不是這樣,那十字架就不成爲十字架,那種死,根本就不算是死了。死並不是一件兒戲的事,把我們天然生命中一種驕養而柔嫩的東西撕破了,那不是別的,乃是叫我們經曆最深的痛苦。然而這乃是十字架對主耶稣所作成的事,也是十字架對每一個信徒所要作的,爲的是要使我們得到自由和釋放。   

我們要當心,不要希望籍著修補裏面的生命就可以自己去撕裂“帕子”,要讓神親自給我們作爲一切;在我們方面,只要信靠和順服。我們必須承認,舍棄,拒絕那“已”的生命,算它是釘死了。但是我們還要把那種懶惰的順受性情,和神實在的工作分別清楚。我們要堅決非達到目的不可。我們不可單單靠一套自我釘死的理論,就停下步來,以爲滿足了,那就是效法掃羅,把最好的羊羔和牛牲留起來。   

十字架是殘忍的,也是致命的,但也是頂有功效的。它不叫你一直挂在那裏。時候到了,它的工作要告成,受釘者要斷氣,此後就是複活的榮耀和權能――痛苦忘記,喜樂來到,並且帕子揭去了;我們在屬靈的實際經驗中,進到神的面前來。
  

禱告:主啊!你的道路何等完美,人的道路又是多麽邪僻與黑暗,求你指示我們怎樣叫自己死去,好叫我們再活過來,得著生命的更新。求你把我們“已”的生命的帕子從頂上裂開,如同你裂開聖殿的幔子一樣,我們要憑完全真實信心,與你親近。我們要在這地上,在經驗中與你同在,好叫我們到天上與你同住的時候,不怕看見你的威榮。奉主耶稣的名,阿們。

本文章收录日期:2011年十一月14日週一.
評價

版權所有 © 2003 Good News Online : 福音在線
Powered by Good News Online